◆◆◆玩弄保险业务员◆◆◆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玩弄保险业务员

我姓林,别人都叫我小林,今年26岁,而我的老婆俞颜则比我大9岁,我们的结合可以说有段非常曲折的经历。

那年我23岁,还是一名在校的大学生。这年暑假,我待在家,除了吃饭睡觉就整天玩电脑,女朋友因为要去打工,所以没时间陪我。反正我也不在乎,说实话,我已经不爱她了,分手只是早晚的事情,只是因为我对她的那对大奶子和那个又软又紧的小屁眼总是不能忘怀,所以就把分手的事情拖了下来,等开学了再好好干她几次就说拜拜。

这天我正在家里看A片,暑假真的很无聊,只好靠打手枪过日子,正看得起劲,突然听见门铃响了。会是谁呢?不可能是父母。他们都去上班了,也不可能是我的几个死党,大热天,谁有闲情逸致来串门。我本不想理会,谁料门铃竟响个不停,没完没了。

“他妈的。”我咒骂的一句,只有去开门。门一打开,我眼前顿时一亮,站在我面前的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约莫30岁,长发披肩,穿着一身天蓝色的职业淑女装。

“先生你好,我是友邦公司的。”美女说着一口很标准的普通话,嗓音很甜美。

但我却不由皱了皱眉头,友邦不是保险公司吗?这个女人是上门来推销保险的。虽然她的美貌使我有种惊艳的感觉,但是我没有买保险的打算,所以我不想浪费时间,于是我说道∶“不好意思,小姐,我已经有了,不需要再买了。”

她的脸上立时流露出失望的神情,不过她好象不打算放弃,说道∶“先生,我们公司最近推出了几个新的险种,可不可以耽误你一点时间,让我给你介绍一下。”

说再多我也不会买的,但是我看见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企求,我是从来都不愿意让女孩失望的,特别是像她这样美丽的女子。我故意装出有点为难的样子道∶“这个……恐怕……

“就一会。”她软声相求,听得我骨头都酥了。

“那好,进来吧!”我把她迎进了家。

我的家不是很大,只有两间房间,没有客厅。两间房间遥遥相对,中间隔着厨房,厕所和一段走廊。我把她带进我的房间。

“啊!”刚进房间她就叫出声来,原来是电视里正放着A片,我刚才忘记关了。我连忙冲上前把电视关了,说道∶“不好意思……”

“不,应该是我不好意思,打扰你看……”她一时之间说不下去,脸上一阵羞红。

由于我房间里没有多余的椅子,所以我给了她一个坐垫,让她坐在地板上。

自己则面对面地坐在电脑椅上。

“先生,这是我的名片。”她递过来一张名片。我瞧了瞧上面的内容∶保险业务助理俞颜。

我点点头道∶“原来是俞小姐。”

“是的。”她微微笑了一下道∶“先生贵姓。”

“我姓林。”

“那林先生你今年几岁。”

“我23岁,你呢?”和俞颜一样,我也想知道她的年龄。

“我30岁了。”俞颜稍微皱了皱眉头,或许是对自己年华老去感到有点茫然吧!

“林先生还是学生吧!”

“是的。”

“那太好了。我们公司最近专门针对学生推出一种叫世纪英才的险种。林先生,你先看看资料。”说着把一份资料递给了我。

我随手翻了翻,比起资料,我对眼前的这个女人更感兴趣。

说实话,她大概是我见到过的最美的女人了,我的女朋友和她比起来简直就是乌龟赛西施,没得比,说得有点夸张,不过她真得很漂亮,比起电视里那什么赵某,林某某,章某某,徐某某还要美,并且有种成熟的风韵。如此美丽的女子竟然是拉保险的,连我也要为她感叹时运不济。听她的口音应该不是上海人,他妈的上海人就喜欢排外。

俞颜开始认真讲解起资料上的内容,看着她化了晶莹水彩口红的嘴唇一开一合,别说有多性感。我的心中渐渐涌起一团欲火。由于是夏天,我只穿了一件短裤赤裸着上身,不一会,身上便出汗了。刚才看A片而勃起的鸡巴现在更硬了,我只好翘起二郎腿,不让俞颜看见我的丑态。不过俞颜好象并不在乎我的穿着,只是专心讲解着资料。

或许是天气真的太热,俞颜不停地用纸巾擦着脸颊额头和脖子上的汗,并不停用手扇着风。

“俞小姐,是不是很热?”

“嗯,”

“你等一下。”

我起身从父母的房间里搬来一台电扇,其实我房间里是有空调的,不过我现在不想用。我把电扇放在俞颜的侧前方,把转速调到最大,然后按下电源,一股强劲的风力扑向俞颜。

“啊!”俞颜轻呼了一声。原来是风把她的裙子的下摆撩了起来,幸亏她用手按住,不然就要春光乍泄了。

差一点就看见了,我不得不感叹运气不好。俞颜讲了差不多有十多分钟,突然她抬起头,却发现我正瞄着她的胸部看。她的脸一下红了起来。

“林先生,你对这个世纪英才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吗?”

“哦,没,没有了。”其实她讲解的内容,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心里想的就是如何上眼前这个难得一见的美女。我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当然也不是胆小鬼,如此美女送上门来,不上就太对不起自己了。何况我已经一个多个月没碰女人了,老二憋得太久,这对健康可是大忌,生命在于运动嘛!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干了她。

见我有点敷衍,俞颜也有些意兴阑珊,站起来说道∶“林先生,资料你慢慢看,我先告辞了!”

“等一等。”我叫道,声音大得连我自己也吓了一跳。

“还有别的事情吗?”

“俞小姐,不瞒你说,保险我也有了几份。如果你想让我买你的保险,至少也该让我知道你的保险条件比我买的优越,否则恐怕……

我点到为止,给了她一点希望,我想她一定会上钩的。果然,她说道∶“是的,我们的保险是专为学生设计,绝对比其它公司的条件优越得多。”

“那你等一下,我去把我的保单拿来,我们仔细研究研究。”我到我父母的房间,把我买的几份保险的报单拿了出来,接着又去阳台拿了一样东西才回到自己的房间,见俞颜又坐了下来。我走到俞颜的身边,紧挨着她坐下,把保单递给她。

俞颜没在意我的行为,而是在仔细阅读保单上的条款。我嗅着从她身上散发的香味,这种香味混合着香水味还有她的汗味,很诱人,让我陶醉其中,不能自已。

“林先生…啊……”俞颜刚想说话,却发现我紧挨着她,不由向后靠了靠。

我没再犹豫,一把把她扑倒在地上。

“不,不要。”

“我也不多说什么,让我搞一次,我买你的保险。”

“你,你下流。”俞颜脸涨得通红,拼命地挣扎。

这倒让我有些意外,我还以为她会顺从,以前的小说里不是经常写到,一些女的保险业务员为了让客户签单,不惜牺牲色相,怎么我遇到就不一样呢?

“别装正经,我已经答应买你的保险,你就让我乐乐又有什么关系。

“不,不要,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放我走。”俞颜双手使劲推拒着我,双腿乱蹬乱踢。

见她这样挣扎,我倒有些为难了,放弃还是继续。他妈的,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强奸又不是什么大罪,最多坐几年牢。这样的大美女送上门,不尝一口,实在对不住自己。

我不顾俞颜的挣扎,死死把她压在身下,一手抓住她的双手固定在她的头上方,一手下探,从她的衣裙下摆伸了进去,抚摸她的大腿。俞颜的大腿真滑。我还俯下头,吻着她的脖子,啃咬着她细嫩的肌肤。

渐渐我感觉俞颜的身体软了下来,似乎放弃了抵抗。我暗暗得意,只要你试过我的性爱技巧,保证一辈子都离不开我了。正当我放松警惕的时候,俞颜猛地一挣,一只手摆脱了我的钳制,然后她一挥,“啊!”她长长指甲在我的颈项间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直流,染红了我胸前一片,并滴到了她的衣服上。

我又惊又怒,想不到她还有这一手,疼痛让我不由抽了一口气。

“他妈的,不想活了。”我恼羞成怒,狠狠盯着俞颜。

俞颜急忙用手护住脸,发抖着哭道∶“求求你,别打我。”

“他妈的,现在知道害怕了,放心,我从不打女人,不过,你等着瞧,我不会让你好过。”我粗暴地把俞颜翻过身,拿出刚才在阳台上拿的尼龙绳,把她的双手绑在背后,再把她的双腿折起来,和手绑在一起。

“求你,放了我吧!我根本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俞颜悲伤地哭道。

“呵呵,现在就哭了,先别忙哭,后面有你哭的时候。”

我用胶带把俞颜的嘴封住,然后把她移到了空调下面。我拿着遥控器对俞颜说道∶“看,我对你多好,刚才出了一身汗,现在让你吹吹空调。”

我按下按键,但空调挂机里吹出的不是冷风,而是暖风,原来我把空调调成制暖的模式,又把温度调到最高。然后我走出房间,关上门,留下俞颜一个人。

我很得意,因为我知道过不了一会,俞颜就会象个母狗一样求我的。

(中)

此后,我一直待在父母的房间里看电视。过了一段时间,看看墙上的挂钟,大约有40分钟了,时间刚刚好。

行了,好戏可以上演了。

我推开房门,走进自己的房间。房间里异常的闷热。一进门,我就出了一身汗。我先把空调关了,然后打开电扇,让空气流动。不过房间里温度还是很高,起码有40多度,或许更高。

我走到俞颜身旁,她侧卧在地上,手脚都被绑在身后,样子有些滑稽。我松开绳子,把她的双腿放下,但手还绑着。我坐在地上,把俞颜抱过来平放在自己的腿上,手穿过她的后颈把她的上身抬起,靠近自己。

俞颜闭着双眼,神情有些恍惚,大概是热晕了。脸上都是汗水,汗湿的头发紧贴在额头上、双颊处。而她的衣服则湿透了,好象刚被雨淋过一样。透过衣服可以看见里面的胸罩,是粉红色的。

我轻轻拍了几下俞颜的脸蛋,她缓缓地睁开眼楮,见我正微笑着看她。俞颜的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恐惧,她想挣扎,却提不起一丝劲来。这也难怪,出了那么多汗,浑身仿佛虚脱一般,怎么还会有力气呢?

“是不是很难受。”我问道。

俞颜点点头。

“要我怎么帮你?”我撕掉她嘴上的胶带,“想说什么就说出来。”

“我,我……”俞颜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说吧!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我知道俞颜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

“我,我……你、你就会欺负我。”俞颜哭了出来。

“是不是觉得很热,想把衣服脱掉。”

“呜,呜……”俞颜抽泣着,但还是点了点头。

也难怪她会这样,房间里的确是闷热难耐,即使光着上身的我也有些忍受不了,就别说还穿着被汗水浸透衣服的俞颜了,她的难受可想而知。不过这都是我计划好的。

我扶着俞颜坐起来,把她身上的套装从肩膀处扒下,由于手还绑在背后,不能完全脱下,只好把衣服撸到手臂的地方。胸罩也湿了,所以我不由分说把它也扯了下来。

“啊。”俞颜不由轻呼了一声。

而我则看得目瞪口呆,展现在我面前得是一具绝美的女性裸体∶白里透红的肌肤上散布着点点汗珠,呈粽子形状的乳房秀挺而饱满,乳晕大小适中,粉红小巧的乳头耸立在乳晕中央,并上翘着,微微起伏的小腹,还有浑圆的肚脐看上去都那么可爱。

我没有停下来欣赏,而是继续脱俞颜下面的裙子。我一个一个地解开裙扣,然后抬起俞颜的双腿,把裙子剥离了她的身体。里面是一件很小也很薄的蕾丝内裤,只能包住阴户这很小的一部分,有不少阴毛从裆部露了出来。

“俞颜,你真是淫荡呀,穿这样的内裤。”我调侃道。

“不,不是的。”俞颜白皙的脸庞刷地红了起来。

“怎么不是,你看连毛都露出来了。”

我坐到俞颜的背后,把她的头往下按,让她对着自己的双腿之间,一边不停地搔着她露出来的阴毛。

“别,别这样。”俞颜又抽泣起来。

他妈的,三十多岁的人了,还和小姑娘似的。也幸好她这样,如果遇到一个性格泼辣的,我就没办法了。只是如此软弱的性格,怎么会来做保险的呢?说不定,她以前就被人搞过好多回了,妈的,和老子装清纯。

这样的想法使我变得心硬起来,不再和她客气。我紧紧地搂住俞颜柔软的身体,一手握住她的一只乳房使劲的搓揉,一手则隔着内裤抠着她的逼。嘴也没闲着,不停地啃咬着她的脖子。不一会,她的颈项间,肩膀上都布满了我的齿印和吻痕。

自始至终俞颜都没有再反抗,只是偶尔哼哼几声,表示她还醒着。否则我还以为在玩弄的是一具尸体呢?俞颜似乎已经有所觉悟,知道挣扎也没用,因为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不知过了多久,俞颜突然轻声道∶“给我点水好吗?”

“什么。”我一时没有听清楚。

“水,给我点水,我想喝水。求求你,给我点水。”俞颜虚弱地哀求道。天这么热,又出了那么多汗,也难怪她想喝水。

我一笑,终于让我等到了。我站起来,去倒了两杯水,放在她面前,说道∶“这里有两杯水,一杯是凉的,一杯是热的。热的你可以自己喝,凉的要我来喂你,用嘴喂你,你自己选吧!”

我拿起那杯热的端到俞颜的胸前,突然贴到她的乳房。

“啊。”俞颜的身体猛地相后一缩,“好烫。”

“怎么样,没骗你吧!”我放下杯子,说道∶“给你10秒钟,过了时间就没有了。”

“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你折磨得我还不够吗?”俞颜软软地说道。

“五秒钟。”我冷冷地说道,但心里别说多兴奋了。有这么一个大美女低声下气的求你,这份满足感不是能用语言形容的。

“我,我选凉的。”俞颜盈泪欲滴,咽声道。

我不再废话,一把把俞颜按倒在地上,然后喝了一口凉水,便扑了上去,把嘴重重压在俞颜的嘴唇上。

俞颜本能地紧闭着双唇,不论我如何用力,变换着角度,都无法使她开口。

我大怒,“噗”的一声,把凉水全吐在她胸前,乳房上,脖子上都是水。我生气地拍了一下她的脸说道∶“你到底想不想喝,你闭着嘴巴让我怎么喂你,不想喝趁早说一声。”

“想,我想的。”俞颜轻声道。

“想喝就张开嘴,伸出舌头。”我命令道。

俞颜不再多说什么,微微张开嘴,伸出粉红的舌头。我又喝了一口凉水,含在嘴里,然后俯下头,快速地吸住她的舌头,口中的凉水顺着俞颜的舌头流进了她的嘴里。

我可以感受到她的喉咙在不停地蠕动,一口一口把嘴里的水咽下去。而我的牙齿咬住她的舌尖,不让她缩回去。我拼命地吮吸着俞颜的舌头,几乎要把她的舌根扯断。而俞颜只能满含痛楚地闷哼着。

我连喂了俞颜十几口水,也不知道她喝下的是凉水多一些还是我的口水多一些。

喂完水,我仍不愿意放开俞颜的嘴唇,她柔软的双唇香馥的津液使我有些癫狂起来,一遍一遍蹂躏着她的双唇。

我曾与不少女孩有过接吻的经历,但如此投入还是第一次。

记得有一次和好友们吃饭,好友阿KAN自吹自擂说他的女朋友长着一张神仙嘴,不仅舌功厉害,舔不了几下就让他射了女朋友一嘴,吞下后再和她接吻,一点精液的味道也没有,还是香喷喷的。

我听了倒没什么,因为自己的女朋友不争气,没什么好夸耀的。但我另一个好朋友马超可不服气,他说他女朋友长着一个神仙小穴,把纯牛奶灌进去再挤出来就变酸奶了,比电视里做广告那叫什么优酪乳的还好喝,特爽口,还补身子,他现在每天都喝一杯,还说下次请我们也喝,说着说着嘴里啧啧有声,像似在回味着那酸奶的好味道。我则连忙捂住嘴,怕我忍不住,会把刚才吃的都吐出来,这帮变态的家伙。

这是题外话,不过今天俞颜的这张嘴真是极品,让我怎么也吻不够。

终于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俞颜的嘴,接下去该怎么做呢?

(下)

我坐在转椅上,一边啃着西瓜,一边看着黄带。俞颜则躺在我的怀里,一动不动,也许是睡着了。空调被开到二十多度,从里面吹出习习凉风,使房间回复到令人舒适的温度。

我一边大口吃着西瓜,一边不停地玩弄着俞颜的一对乳房,抚摸着她光洁的后背、柔软的小腹。俞颜的乳头粉红小巧,不象我女朋友的乳头是紫黑色,在我前面肯定有不少人吃过吧?好可爱的乳头,我爱不释手地捏着,把它拉得很长。

“啊,不要啦。”俞颜虚弱地说道,一边扭动着身体。

看着俞颜惹人怜爱的样子,我却觉得还不过瘾,曲起中指,朝乳头弹去。

“哎呀,好痛。”

俞颜浑身一震,但双手被绑在身后,无法遮挡,只好转身紧贴我的胸膛。但我没有让她得逞,只是稍微调整了坐姿,她的身体又滑了下来,裸露的胸部又展现在我的眼前。

我连弹了几指,越弹越有趣,照这样下去,练成弹指神通也不是没有可能,但估计俞颜的一对乳房也要废了。虽然我的力量不是很大,但俞颜的乳头似乎有些红肿,颜色也变得有些深。其中还有几指弹到乳房上,雪白的乳房上立时印出了红痕。

“不要了,求求你,不要再弹了,我好痛,求求你。”俞颜不停地扭动着身体,泪眼婆娑哀求道。

如此动人的美女求自己,我倍感得意,倒不是我有什么虐待的心理,只是觉得还有成就感,比我当年考进复旦还开心。

我说道∶“要我不弹也可以,但你必须照着我的话做。”

“我做,我做,只求你别弹了。”

“你是不是处女?”我突然问道。

俞颜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其实我早怀疑她是处女,因为刚才我吻她的时候,她的反应显得很生涩。

“有没有男朋友?”

“没,没有。”

“你老家在哪里?”

“吉林长春。”

“原来是东北妞。”我不禁捏了一下俞颜的乳房。

“家里还有什么人?”

“还有妈妈,不过她没来上海,我准备安定下来后,就把她接过来。”

“你来上海多久了?”

“一个多月了。”

俞颜的回答令我非常满意,她只身来到上海,举目无亲,时间很短,不可能有很熟的朋友,这还不让我为所欲为?

“来,舔我这里。”我指了指我的胸膛道。

俞颜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见我正盯着她,不由一寒,一个多小时的折磨玩弄,已使她对我产生深深的恐惧。她低下头,伸出粉红的舌头。舌尖刚触及到我的胸膛,便缩了回去。

“舔……”我握住她的后颈,按下去。

俞颜无奈,只好再次伸出舌头,我感觉到柔软温热的舌头触及到我的肌肤。

“好舒服,继续舔,不许停。”

我控制着俞颜的头,让她的舌头不停地在我胸膛移动。突然我浑身一震,一股强烈的快感冲上脑门,原来俞颜的舌头舔到我的乳头。

“不错,这张小嘴挺会耍的。”

我一边享受着俞颜的服务,一边则把手探到下面,伸进俞颜的内裤,揉起她的屁股来。俞颜的屁股又软又圆,我还从没玩过这么好的屁股。比起她的,我女朋友的屁股就象两块肥肉,又松又肥,他妈的,上面还有毛。

俞颜的小嘴弄得我欲火焚身,我可再也憋不住了。咦,我为什么要忍?有这样的大美女在面前,不上实在太对不起自己的老二了。我还在犹豫什么,把她干了,最多坐几年牢。

我俯下头,开始狂吻着俞颜,她的额头、眼眉、脸颊、嘴角、下巴、脖子、肩膀,我的动作是如此的狂野,甚至把俞颜的肩膀都咬破。

俞颜被我突然的动作吓呆了,而忘记了抵抗。等到她开始挣扎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被我压在床上。

我扒下俞颜的内裤,把她的下身抬了起来,举到自己的面前。俞颜的身体被迫后仰,她只好用双手撑住自己。我分开俞颜的双腿,盯着大腿的根部。她的阴毛不是很多,只有小小的一簇,但油光发亮,很是诱人。粉红色的阴唇泛着令人采撷的光泽,且闭合得很好,几乎是一条细缝。我发誓,从没有异物剖开进入里面,而今天我将是第一个人。

我虽然过去和不少女人做爱,但说来惭愧,我还没上过处女,不过今天我可以得尝所愿了。对待处女当然和别的女人不一样了,以前我只知道一味的横冲直撞,即使插得那些女人痛哭起来我也不会心软,反正最痛的已经尝过了,这点痛算什么,她们越叫痛我就插得越狠。不过对俞颜我却很怜香惜玉,谁让她是第一次呢?我从不帮女人口交的,不过今天我破例了一次。

我俯下头,张开嘴,几乎把俞颜的整个阴部连毛都含在嘴里。虽然俞颜没洗澡,但她的阴部味道不算难闻,只有点淡淡的汗味,还算不错。

记得马超(我的朋友)说过,其实女人比男人脏多了,下面一天不洗就难闻的要命,所以现在为什么那么多女人都要带护垫,就是怕逼里的气味散发出来。

这只是题外话。

我把俞颜的身体折了起来,让她双腿挂在我的肩膀上,一手环住她的腰,一手则拨开她的阴毛,伸出舌头,开始舔她的肉唇。我舔的很仔细,舌头不停在肉唇上滑动,舌尖甚至钻进细缝了。我轻轻扳开肉唇,露出里面鲜嫩的蛤肉和小如米粒的阴蒂,真是好看得想叫人一口吞下。

我不由加快舔拭的速度,并加重力度。果然,很快,俞颜便开始轻声呻吟起来,阴蒂也勃了起来,比刚才大了好多,象粒花生米。我一口把它含在嘴里,用牙齿轻咬着。

“啊,哦,嗯……”

俞颜大声呻吟着,从阴道里已开始分泌黏液。

“求求你,停下来,我不行了,求求你……”

我当然不能给俞颜喘息的机会,更努力地舔弄。俞颜的呻吟声越来越响,到最后只是毫无意义的哼叫。

终于她高潮了。

高潮后的俞颜分外诱人,雪白的身体布满汗珠,脸色绯红。只见她紧闭着双眼,眉头微蹙,嘴角不停地抽动着,似乎正在回味刚才高潮后的余韵。

看着俞颜这般摸样,我再也忍耐不住了。我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要打消心中的忧郁和怯懦,毕竟这就不算强奸,也是性侵犯,一旦被告发,我这辈子就完了。可是眼前的俞颜,我实在不愿错过,我想我再也遇不到如此的美女,不干实在太可惜了,更何况是自动送上门来的。

我稳定了一下情绪,轻轻扒开俞颜的双腿,放到自己的腿上,让她的下身靠近我的。俞颜似乎没什么反应,任我摆布。我夹住自己的阴睫,让龟头轻轻顶在肉缝上,深呼吸了一下,然后猛地向前一插,硕大的龟头推开柔软的肉门,进入到里面。

我觉得有什么东西好象阻挡着龟头的前进,那大概是处女膜吧!我奋力向前冲刺,把阴睫推到阴道的深处。我立时感到一种窒息的紧绷,真的好紧,到底是处女,夹得好爽,我几乎要射出来了。

“啊……”

俞颜大叫一声,眼泪夺眶而出,整个身体几乎要跳了起来。我连忙握住俞颜的大腿,把它举过俞颜的头顶,然后依靠身体的重量往下压,一方面让阴睫插得更深,另一方面又不让俞颜乱动。

我快速地摆动着自己的腰,让阴睫在窄小的肉道里驰骋。我一边插,一边不停地揉捏着俞颜的乳房,使她的注意力不能完全集中在下身的疼痛上。俞颜的叫声越来越轻,并带着一些哼声,我知道她有了快感。

“嗯,不要……停……我不行了……”

果然,不一会,俞颜常常呼了一口气,似乎带着某种解脱。

“既然不疼了,那就享受快感吧!”

我俯下头,叼住俞颜的一个乳头,吮吸着,一只手则伸到我和俞颜身体的结合处,摸到了她的阴蒂,按住,快速地震动着。

如此多重的调弄使俞颜忘记了她是在被我侵犯,大声大声地呻吟着。她双手紧紧搂住我的背部,使劲地揉着,甚至还摸到了我的屁股,现在的她已忘记了一切,只想充分地享受性爱。

“重一点,不要停……再重一点,把我的逼插烂……”

我想不到文文静静的俞颜会如此狂野,喊出这么淫荡的话。这也难怪她会这样,谁让她运气好,碰到我这个作爱的顶尖高手,不仅本钱厚,而且技巧出众,令无数女孩竟折腰。

记得我读大一的时候,我们学校新闻学院有个大四的女生,外号叫三个壮汉喂不饱,我和她做了一次,她在床上整整叫了一个下午。后来几个朋友告诉我,他们在门外也听了一个下午,听得腿都软了,可见战况是如何的激烈。到最后,那个女生竟然昏过去了,我却啥事也没有,做好以后,反觉得神清气爽。

对付那么淫荡的女孩尚且如此,更别说是处女的俞颜了,一切竟在我掌握之中。我奋力地抽插着,每次都要把阴睫插到最深出,龟头几乎要进入子宫里面。

虽然俞颜的阴道很紧,但通过淫水的润滑,活动起来到不十分艰难。

我整整插了半个小时,身下的俞颜不知来了几次高潮后终于不动了。我想,她或许太累了。而我也差不多了,我把阴睫插到最深处,炙热的精液通过尿道迸射出来,灌满了俞颜的处女子宫。

我抽去阴睫,然后去卫生间洗了一下,然后拿了一条毛巾,为俞颜擦干净下身。我本想抱她洗澡的,但她已经睡着了。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俞颜幽幽从睡梦中醒来,一睁眼,眼泪就流了出来,她想起刚才的事情了。

她坐起身来,看见我在看她,表情有些无奈∶“我终于被你……”

俞颜再也说不下去,而俯身大哭。我连忙冲上来,把她搂在怀里,轻轻抚着她的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对她温柔起来。

“我恨你,我恨你……”俞颜把头埋在我的怀里,双手不停地垂打着我的胸膛,“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怎么可以这样……”

“别哭了。”我抓住俞颜的双手,不让她再打下去,“别再哭了,已经发生的事情就别再多想了,相信我,我会好好对你的。我要娶你!”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这的确是我心里话。俞颜抬起头看着我,表情很惊讶,一时说不出话来。这就是我第一次,和我老婆相遇的情景。

【完】

(上)

我姓林,别人都叫我小林,今年26岁,而我的老婆俞颜则比我大9岁,我们的结合可以说有段非常曲折的经历。

那年我23岁,还是一名在校的大学生。这年暑假,我待在家,除了吃饭睡觉就整天玩电脑,女朋友因为要去打工,所以没时间陪我。反正我也不在乎,说实话,我已经不爱她了,分手只是早晚的事情,只是因为我对她的那对大奶子和那个又软又紧的小屁眼总是不能忘怀,所以就把分手的事情拖了下来,等开学了再好好干她几次就说拜拜。

这天我正在家里看A片,暑假真的很无聊,只好靠打手枪过日子,正看得起劲,突然听见门铃响了。会是谁呢?不可能是父母。他们都去上班了,也不可能是我的几个死党,大热天,谁有闲情逸致来串门。我本不想理会,谁料门铃竟响个不停,没完没了。

“他妈的。”我咒骂的一句,只有去开门。门一打开,我眼前顿时一亮,站在我面前的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约莫30岁,长发披肩,穿着一身天蓝色的职业淑女装。

“先生你好,我是友邦公司的。”美女说着一口很标准的普通话,嗓音很甜美。

但我却不由皱了皱眉头,友邦不是保险公司吗?这个女人是上门来推销保险的。虽然她的美貌使我有种惊艳的感觉,但是我没有买保险的打算,所以我不想浪费时间,于是我说道∶“不好意思,小姐,我已经有了,不需要再买了。”

她的脸上立时流露出失望的神情,不过她好象不打算放弃,说道∶“先生,我们公司最近推出了几个新的险种,可不可以耽误你一点时间,让我给你介绍一下。”

说再多我也不会买的,但是我看见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企求,我是从来都不愿意让女孩失望的,特别是像她这样美丽的女子。我故意装出有点为难的样子道∶“这个……恐怕……

“就一会。”她软声相求,听得我骨头都酥了。

“那好,进来吧!”我把她迎进了家。

我的家不是很大,只有两间房间,没有客厅。两间房间遥遥相对,中间隔着厨房,厕所和一段走廊。我把她带进我的房间。

“啊!”刚进房间她就叫出声来,原来是电视里正放着A片,我刚才忘记关了。我连忙冲上前把电视关了,说道∶“不好意思……”

“不,应该是我不好意思,打扰你看……”她一时之间说不下去,脸上一阵羞红。

由于我房间里没有多余的椅子,所以我给了她一个坐垫,让她坐在地板上。

自己则面对面地坐在电脑椅上。

“先生,这是我的名片。”她递过来一张名片。我瞧了瞧上面的内容∶保险业务助理俞颜。

我点点头道∶“原来是俞小姐。”

“是的。”她微微笑了一下道∶“先生贵姓。”

“我姓林。”

“那林先生你今年几岁。”

“我23岁,你呢?”和俞颜一样,我也想知道她的年龄。

“我30岁了。”俞颜稍微皱了皱眉头,或许是对自己年华老去感到有点茫然吧!

“林先生还是学生吧!”

“是的。”

“那太好了。我们公司最近专门针对学生推出一种叫世纪英才的险种。林先生,你先看看资料。”说着把一份资料递给了我。

我随手翻了翻,比起资料,我对眼前的这个女人更感兴趣。

说实话,她大概是我见到过的最美的女人了,我的女朋友和她比起来简直就是乌龟赛西施,没得比,说得有点夸张,不过她真得很漂亮,比起电视里那什么赵某,林某某,章某某,徐某某还要美,并且有种成熟的风韵。如此美丽的女子竟然是拉保险的,连我也要为她感叹时运不济。听她的口音应该不是上海人,他妈的上海人就喜欢排外。

俞颜开始认真讲解起资料上的内容,看着她化了晶莹水彩口红的嘴唇一开一合,别说有多性感。我的心中渐渐涌起一团欲火。由于是夏天,我只穿了一件短裤赤裸着上身,不一会,身上便出汗了。刚才看A片而勃起的鸡巴现在更硬了,我只好翘起二郎腿,不让俞颜看见我的丑态。不过俞颜好象并不在乎我的穿着,只是专心讲解着资料。

或许是天气真的太热,俞颜不停地用纸巾擦着脸颊额头和脖子上的汗,并不停用手扇着风。

“俞小姐,是不是很热?”

“嗯,”

“你等一下。”

我起身从父母的房间里搬来一台电扇,其实我房间里是有空调的,不过我现在不想用。我把电扇放在俞颜的侧前方,把转速调到最大,然后按下电源,一股强劲的风力扑向俞颜。

“啊!”俞颜轻呼了一声。原来是风把她的裙子的下摆撩了起来,幸亏她用手按住,不然就要春光乍泄了。

差一点就看见了,我不得不感叹运气不好。俞颜讲了差不多有十多分钟,突然她抬起头,却发现我正瞄着她的胸部看。她的脸一下红了起来。

“林先生,你对这个世纪英才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吗?”

“哦,没,没有了。”其实她讲解的内容,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心里想的就是如何上眼前这个难得一见的美女。我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当然也不是胆小鬼,如此美女送上门来,不上就太对不起自己了。何况我已经一个多个月没碰女人了,老二憋得太久,这对健康可是大忌,生命在于运动嘛!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干了她。

见我有点敷衍,俞颜也有些意兴阑珊,站起来说道∶“林先生,资料你慢慢看,我先告辞了!”

“等一等。”我叫道,声音大得连我自己也吓了一跳。

“还有别的事情吗?”

“俞小姐,不瞒你说,保险我也有了几份。如果你想让我买你的保险,至少也该让我知道你的保险条件比我买的优越,否则恐怕……

我点到为止,给了她一点希望,我想她一定会上钩的。果然,她说道∶“是的,我们的保险是专为学生设计,绝对比其它公司的条件优越得多。”

“那你等一下,我去把我的保单拿来,我们仔细研究研究。”我到我父母的房间,把我买的几份保险的报单拿了出来,接着又去阳台拿了一样东西才回到自己的房间,见俞颜又坐了下来。我走到俞颜的身边,紧挨着她坐下,把保单递给她。

俞颜没在意我的行为,而是在仔细阅读保单上的条款。我嗅着从她身上散发的香味,这种香味混合着香水味还有她的汗味,很诱人,让我陶醉其中,不能自已。

“林先生…啊……”俞颜刚想说话,却发现我紧挨着她,不由向后靠了靠。

我没再犹豫,一把把她扑倒在地上。

“不,不要。”

“我也不多说什么,让我搞一次,我买你的保险。”

“你,你下流。”俞颜脸涨得通红,拼命地挣扎。

这倒让我有些意外,我还以为她会顺从,以前的小说里不是经常写到,一些女的保险业务员为了让客户签单,不惜牺牲色相,怎么我遇到就不一样呢?

“别装正经,我已经答应买你的保险,你就让我乐乐又有什么关系。

“不,不要,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放我走。”俞颜双手使劲推拒着我,双腿乱蹬乱踢。

见她这样挣扎,我倒有些为难了,放弃还是继续。他妈的,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强奸又不是什么大罪,最多坐几年牢。这样的大美女送上门,不尝一口,实在对不住自己。

我不顾俞颜的挣扎,死死把她压在身下,一手抓住她的双手固定在她的头上方,一手下探,从她的衣裙下摆伸了进去,抚摸她的大腿。俞颜的大腿真滑。我还俯下头,吻着她的脖子,啃咬着她细嫩的肌肤。

渐渐我感觉俞颜的身体软了下来,似乎放弃了抵抗。我暗暗得意,只要你试过我的性爱技巧,保证一辈子都离不开我了。正当我放松警惕的时候,俞颜猛地一挣,一只手摆脱了我的钳制,然后她一挥,“啊!”她长长指甲在我的颈项间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直流,染红了我胸前一片,并滴到了她的衣服上。

我又惊又怒,想不到她还有这一手,疼痛让我不由抽了一口气。

“他妈的,不想活了。”我恼羞成怒,狠狠盯着俞颜。

俞颜急忙用手护住脸,发抖着哭道∶“求求你,别打我。”

“他妈的,现在知道害怕了,放心,我从不打女人,不过,你等着瞧,我不会让你好过。”我粗暴地把俞颜翻过身,拿出刚才在阳台上拿的尼龙绳,把她的双手绑在背后,再把她的双腿折起来,和手绑在一起。

“求你,放了我吧!我根本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俞颜悲伤地哭道。

“呵呵,现在就哭了,先别忙哭,后面有你哭的时候。”

我用胶带把俞颜的嘴封住,然后把她移到了空调下面。我拿着遥控器对俞颜说道∶“看,我对你多好,刚才出了一身汗,现在让你吹吹空调。”

我按下按键,但空调挂机里吹出的不是冷风,而是暖风,原来我把空调调成制暖的模式,又把温度调到最高。然后我走出房间,关上门,留下俞颜一个人。

我很得意,因为我知道过不了一会,俞颜就会象个母狗一样求我的。

(中)

此后,我一直待在父母的房间里看电视。过了一段时间,看看墙上的挂钟,大约有40分钟了,时间刚刚好。

行了,好戏可以上演了。

我推开房门,走进自己的房间。房间里异常的闷热。一进门,我就出了一身汗。我先把空调关了,然后打开电扇,让空气流动。不过房间里温度还是很高,起码有40多度,或许更高。

我走到俞颜身旁,她侧卧在地上,手脚都被绑在身后,样子有些滑稽。我松开绳子,把她的双腿放下,但手还绑着。我坐在地上,把俞颜抱过来平放在自己的腿上,手穿过她的后颈把她的上身抬起,靠近自己。

俞颜闭着双眼,神情有些恍惚,大概是热晕了。脸上都是汗水,汗湿的头发紧贴在额头上、双颊处。而她的衣服则湿透了,好象刚被雨淋过一样。透过衣服可以看见里面的胸罩,是粉红色的。

我轻轻拍了几下俞颜的脸蛋,她缓缓地睁开眼楮,见我正微笑着看她。俞颜的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恐惧,她想挣扎,却提不起一丝劲来。这也难怪,出了那么多汗,浑身仿佛虚脱一般,怎么还会有力气呢?

“是不是很难受。”我问道。

俞颜点点头。

“要我怎么帮你?”我撕掉她嘴上的胶带,“想说什么就说出来。”

“我,我……”俞颜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说吧!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我知道俞颜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

“我,我……你、你就会欺负我。”俞颜哭了出来。

“是不是觉得很热,想把衣服脱掉。”

“呜,呜……”俞颜抽泣着,但还是点了点头。

也难怪她会这样,房间里的确是闷热难耐,即使光着上身的我也有些忍受不了,就别说还穿着被汗水浸透衣服的俞颜了,她的难受可想而知。不过这都是我计划好的。

我扶着俞颜坐起来,把她身上的套装从肩膀处扒下,由于手还绑在背后,不能完全脱下,只好把衣服撸到手臂的地方。胸罩也湿了,所以我不由分说把它也扯了下来。

“啊。”俞颜不由轻呼了一声。

而我则看得目瞪口呆,展现在我面前得是一具绝美的女性裸体∶白里透红的肌肤上散布着点点汗珠,呈粽子形状的乳房秀挺而饱满,乳晕大小适中,粉红小巧的乳头耸立在乳晕中央,并上翘着,微微起伏的小腹,还有浑圆的肚脐看上去都那么可爱。

我没有停下来欣赏,而是继续脱俞颜下面的裙子。我一个一个地解开裙扣,然后抬起俞颜的双腿,把裙子剥离了她的身体。里面是一件很小也很薄的蕾丝内裤,只能包住阴户这很小的一部分,有不少阴毛从裆部露了出来。

“俞颜,你真是淫荡呀,穿这样的内裤。”我调侃道。

“不,不是的。”俞颜白皙的脸庞刷地红了起来。

“怎么不是,你看连毛都露出来了。”

我坐到俞颜的背后,把她的头往下按,让她对着自己的双腿之间,一边不停地搔着她露出来的阴毛。

“别,别这样。”俞颜又抽泣起来。

他妈的,三十多岁的人了,还和小姑娘似的。也幸好她这样,如果遇到一个性格泼辣的,我就没办法了。只是如此软弱的性格,怎么会来做保险的呢?说不定,她以前就被人搞过好多回了,妈的,和老子装清纯。

这样的想法使我变得心硬起来,不再和她客气。我紧紧地搂住俞颜柔软的身体,一手握住她的一只乳房使劲的搓揉,一手则隔着内裤抠着她的逼。嘴也没闲着,不停地啃咬着她的脖子。不一会,她的颈项间,肩膀上都布满了我的齿印和吻痕。

自始至终俞颜都没有再反抗,只是偶尔哼哼几声,表示她还醒着。否则我还以为在玩弄的是一具尸体呢?俞颜似乎已经有所觉悟,知道挣扎也没用,因为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不知过了多久,俞颜突然轻声道∶“给我点水好吗?”

“什么。”我一时没有听清楚。

“水,给我点水,我想喝水。求求你,给我点水。”俞颜虚弱地哀求道。天这么热,又出了那么多汗,也难怪她想喝水。

我一笑,终于让我等到了。我站起来,去倒了两杯水,放在她面前,说道∶“这里有两杯水,一杯是凉的,一杯是热的。热的你可以自己喝,凉的要我来喂你,用嘴喂你,你自己选吧!”

我拿起那杯热的端到俞颜的胸前,突然贴到她的乳房。

“啊。”俞颜的身体猛地相后一缩,“好烫。”

“怎么样,没骗你吧!”我放下杯子,说道∶“给你10秒钟,过了时间就没有了。”

“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你折磨得我还不够吗?”俞颜软软地说道。

“五秒钟。”我冷冷地说道,但心里别说多兴奋了。有这么一个大美女低声下气的求你,这份满足感不是能用语言形容的。

“我,我选凉的。”俞颜盈泪欲滴,咽声道。

我不再废话,一把把俞颜按倒在地上,然后喝了一口凉水,便扑了上去,把嘴重重压在俞颜的嘴唇上。

俞颜本能地紧闭着双唇,不论我如何用力,变换着角度,都无法使她开口。

我大怒,“噗”的一声,把凉水全吐在她胸前,乳房上,脖子上都是水。我生气地拍了一下她的脸说道∶“你到底想不想喝,你闭着嘴巴让我怎么喂你,不想喝趁早说一声。”

“想,我想的。”俞颜轻声道。

“想喝就张开嘴,伸出舌头。”我命令道。

俞颜不再多说什么,微微张开嘴,伸出粉红的舌头。我又喝了一口凉水,含在嘴里,然后俯下头,快速地吸住她的舌头,口中的凉水顺着俞颜的舌头流进了她的嘴里。

我可以感受到她的喉咙在不停地蠕动,一口一口把嘴里的水咽下去。而我的牙齿咬住她的舌尖,不让她缩回去。我拼命地吮吸着俞颜的舌头,几乎要把她的舌根扯断。而俞颜只能满含痛楚地闷哼着。

我连喂了俞颜十几口水,也不知道她喝下的是凉水多一些还是我的口水多一些。

喂完水,我仍不愿意放开俞颜的嘴唇,她柔软的双唇香馥的津液使我有些癫狂起来,一遍一遍蹂躏着她的双唇。

我曾与不少女孩有过接吻的经历,但如此投入还是第一次。

记得有一次和好友们吃饭,好友阿KAN自吹自擂说他的女朋友长着一张神仙嘴,不仅舌功厉害,舔不了几下就让他射了女朋友一嘴,吞下后再和她接吻,一点精液的味道也没有,还是香喷喷的。

我听了倒没什么,因为自己的女朋友不争气,没什么好夸耀的。但我另一个好朋友马超可不服气,他说他女朋友长着一个神仙小穴,把纯牛奶灌进去再挤出来就变酸奶了,比电视里做广告那叫什么优酪乳的还好喝,特爽口,还补身子,他现在每天都喝一杯,还说下次请我们也喝,说着说着嘴里啧啧有声,像似在回味着那酸奶的好味道。我则连忙捂住嘴,怕我忍不住,会把刚才吃的都吐出来,这帮变态的家伙。

这是题外话,不过今天俞颜的这张嘴真是极品,让我怎么也吻不够。

终于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俞颜的嘴,接下去该怎么做呢?

(下)

我坐在转椅上,一边啃着西瓜,一边看着黄带。俞颜则躺在我的怀里,一动不动,也许是睡着了。空调被开到二十多度,从里面吹出习习凉风,使房间回复到令人舒适的温度。

我一边大口吃着西瓜,一边不停地玩弄着俞颜的一对乳房,抚摸着她光洁的后背、柔软的小腹。俞颜的乳头粉红小巧,不象我女朋友的乳头是紫黑色,在我前面肯定有不少人吃过吧?好可爱的乳头,我爱不释手地捏着,把它拉得很长。

“啊,不要啦。”俞颜虚弱地说道,一边扭动着身体。

看着俞颜惹人怜爱的样子,我却觉得还不过瘾,曲起中指,朝乳头弹去。

“哎呀,好痛。”

俞颜浑身一震,但双手被绑在身后,无法遮挡,只好转身紧贴我的胸膛。但我没有让她得逞,只是稍微调整了坐姿,她的身体又滑了下来,裸露的胸部又展现在我的眼前。

我连弹了几指,越弹越有趣,照这样下去,练成弹指神通也不是没有可能,但估计俞颜的一对乳房也要废了。虽然我的力量不是很大,但俞颜的乳头似乎有些红肿,颜色也变得有些深。其中还有几指弹到乳房上,雪白的乳房上立时印出了红痕。

“不要了,求求你,不要再弹了,我好痛,求求你。”俞颜不停地扭动着身体,泪眼婆娑哀求道。

如此动人的美女求自己,我倍感得意,倒不是我有什么虐待的心理,只是觉得还有成就感,比我当年考进复旦还开心。

我说道∶“要我不弹也可以,但你必须照着我的话做。”

“我做,我做,只求你别弹了。”

“你是不是处女?”我突然问道。

俞颜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其实我早怀疑她是处女,因为刚才我吻她的时候,她的反应显得很生涩。

“有没有男朋友?”

“没,没有。”

“你老家在哪里?”

“吉林长春。”

“原来是东北妞。”我不禁捏了一下俞颜的乳房。

“家里还有什么人?”

“还有妈妈,不过她没来上海,我准备安定下来后,就把她接过来。”

“你来上海多久了?”

“一个多月了。”

俞颜的回答令我非常满意,她只身来到上海,举目无亲,时间很短,不可能有很熟的朋友,这还不让我为所欲为?

“来,舔我这里。”我指了指我的胸膛道。

俞颜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见我正盯着她,不由一寒,一个多小时的折磨玩弄,已使她对我产生深深的恐惧。她低下头,伸出粉红的舌头。舌尖刚触及到我的胸膛,便缩了回去。

“舔……”我握住她的后颈,按下去。

俞颜无奈,只好再次伸出舌头,我感觉到柔软温热的舌头触及到我的肌肤。

“好舒服,继续舔,不许停。”

我控制着俞颜的头,让她的舌头不停地在我胸膛移动。突然我浑身一震,一股强烈的快感冲上脑门,原来俞颜的舌头舔到我的乳头。

“不错,这张小嘴挺会耍的。”

我一边享受着俞颜的服务,一边则把手探到下面,伸进俞颜的内裤,揉起她的屁股来。俞颜的屁股又软又圆,我还从没玩过这么好的屁股。比起她的,我女朋友的屁股就象两块肥肉,又松又肥,他妈的,上面还有毛。

俞颜的小嘴弄得我欲火焚身,我可再也憋不住了。咦,我为什么要忍?有这样的大美女在面前,不上实在太对不起自己的老二了。我还在犹豫什么,把她干了,最多坐几年牢。

我俯下头,开始狂吻着俞颜,她的额头、眼眉、脸颊、嘴角、下巴、脖子、肩膀,我的动作是如此的狂野,甚至把俞颜的肩膀都咬破。

俞颜被我突然的动作吓呆了,而忘记了抵抗。等到她开始挣扎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被我压在床上。

我扒下俞颜的内裤,把她的下身抬了起来,举到自己的面前。俞颜的身体被迫后仰,她只好用双手撑住自己。我分开俞颜的双腿,盯着大腿的根部。她的阴毛不是很多,只有小小的一簇,但油光发亮,很是诱人。粉红色的阴唇泛着令人采撷的光泽,且闭合得很好,几乎是一条细缝。我发誓,从没有异物剖开进入里面,而今天我将是第一个人。

我虽然过去和不少女人做爱,但说来惭愧,我还没上过处女,不过今天我可以得尝所愿了。对待处女当然和别的女人不一样了,以前我只知道一味的横冲直撞,即使插得那些女人痛哭起来我也不会心软,反正最痛的已经尝过了,这点痛算什么,她们越叫痛我就插得越狠。不过对俞颜我却很怜香惜玉,谁让她是第一次呢?我从不帮女人口交的,不过今天我破例了一次。

我俯下头,张开嘴,几乎把俞颜的整个阴部连毛都含在嘴里。虽然俞颜没洗澡,但她的阴部味道不算难闻,只有点淡淡的汗味,还算不错。

记得马超(我的朋友)说过,其实女人比男人脏多了,下面一天不洗就难闻的要命,所以现在为什么那么多女人都要带护垫,就是怕逼里的气味散发出来。

这只是题外话。

我把俞颜的身体折了起来,让她双腿挂在我的肩膀上,一手环住她的腰,一手则拨开她的阴毛,伸出舌头,开始舔她的肉唇。我舔的很仔细,舌头不停在肉唇上滑动,舌尖甚至钻进细缝了。我轻轻扳开肉唇,露出里面鲜嫩的蛤肉和小如米粒的阴蒂,真是好看得想叫人一口吞下。

我不由加快舔拭的速度,并加重力度。果然,很快,俞颜便开始轻声呻吟起来,阴蒂也勃了起来,比刚才大了好多,象粒花生米。我一口把它含在嘴里,用牙齿轻咬着。

“啊,哦,嗯……”

俞颜大声呻吟着,从阴道里已开始分泌黏液。

“求求你,停下来,我不行了,求求你……”

我当然不能给俞颜喘息的机会,更努力地舔弄。俞颜的呻吟声越来越响,到最后只是毫无意义的哼叫。

终于她高潮了。

高潮后的俞颜分外诱人,雪白的身体布满汗珠,脸色绯红。只见她紧闭着双眼,眉头微蹙,嘴角不停地抽动着,似乎正在回味刚才高潮后的余韵。

看着俞颜这般摸样,我再也忍耐不住了。我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要打消心中的忧郁和怯懦,毕竟这就不算强奸,也是性侵犯,一旦被告发,我这辈子就完了。可是眼前的俞颜,我实在不愿错过,我想我再也遇不到如此的美女,不干实在太可惜了,更何况是自动送上门来的。

我稳定了一下情绪,轻轻扒开俞颜的双腿,放到自己的腿上,让她的下身靠近我的。俞颜似乎没什么反应,任我摆布。我夹住自己的阴睫,让龟头轻轻顶在肉缝上,深呼吸了一下,然后猛地向前一插,硕大的龟头推开柔软的肉门,进入到里面。

我觉得有什么东西好象阻挡着龟头的前进,那大概是处女膜吧!我奋力向前冲刺,把阴睫推到阴道的深处。我立时感到一种窒息的紧绷,真的好紧,到底是处女,夹得好爽,我几乎要射出来了。

“啊……”

俞颜大叫一声,眼泪夺眶而出,整个身体几乎要跳了起来。我连忙握住俞颜的大腿,把它举过俞颜的头顶,然后依靠身体的重量往下压,一方面让阴睫插得更深,另一方面又不让俞颜乱动。

我快速地摆动着自己的腰,让阴睫在窄小的肉道里驰骋。我一边插,一边不停地揉捏着俞颜的乳房,使她的注意力不能完全集中在下身的疼痛上。俞颜的叫声越来越轻,并带着一些哼声,我知道她有了快感。

“嗯,不要……停……我不行了……”

果然,不一会,俞颜常常呼了一口气,似乎带着某种解脱。

“既然不疼了,那就享受快感吧!”

我俯下头,叼住俞颜的一个乳头,吮吸着,一只手则伸到我和俞颜身体的结合处,摸到了她的阴蒂,按住,快速地震动着。

如此多重的调弄使俞颜忘记了她是在被我侵犯,大声大声地呻吟着。她双手紧紧搂住我的背部,使劲地揉着,甚至还摸到了我的屁股,现在的她已忘记了一切,只想充分地享受性爱。

“重一点,不要停……再重一点,把我的逼插烂……”

我想不到文文静静的俞颜会如此狂野,喊出这么淫荡的话。这也难怪她会这样,谁让她运气好,碰到我这个作爱的顶尖高手,不仅本钱厚,而且技巧出众,令无数女孩竟折腰。

记得我读大一的时候,我们学校新闻学院有个大四的女生,外号叫三个壮汉喂不饱,我和她做了一次,她在床上整整叫了一个下午。后来几个朋友告诉我,他们在门外也听了一个下午,听得腿都软了,可见战况是如何的激烈。到最后,那个女生竟然昏过去了,我却啥事也没有,做好以后,反觉得神清气爽。

对付那么淫荡的女孩尚且如此,更别说是处女的俞颜了,一切竟在我掌握之中。我奋力地抽插着,每次都要把阴睫插到最深出,龟头几乎要进入子宫里面。

虽然俞颜的阴道很紧,但通过淫水的润滑,活动起来到不十分艰难。

我整整插了半个小时,身下的俞颜不知来了几次高潮后终于不动了。我想,她或许太累了。而我也差不多了,我把阴睫插到最深处,炙热的精液通过尿道迸射出来,灌满了俞颜的处女子宫。

我抽去阴睫,然后去卫生间洗了一下,然后拿了一条毛巾,为俞颜擦干净下身。我本想抱她洗澡的,但她已经睡着了。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俞颜幽幽从睡梦中醒来,一睁眼,眼泪就流了出来,她想起刚才的事情了。

她坐起身来,看见我在看她,表情有些无奈∶“我终于被你……”

俞颜再也说不下去,而俯身大哭。我连忙冲上来,把她搂在怀里,轻轻抚着她的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对她温柔起来。

“我恨你,我恨你……”俞颜把头埋在我的怀里,双手不停地垂打着我的胸膛,“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怎么可以这样……”

“别哭了。”我抓住俞颜的双手,不让她再打下去,“别再哭了,已经发生的事情就别再多想了,相信我,我会好好对你的。我要娶你!”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这的确是我心里话。俞颜抬起头看着我,表情很惊讶,一时说不出话来。这就是我第一次,和我老婆相遇的情景。

【完】




警告:本站含有 [玩弄保险业务员]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